又闻蝉鸣

成长不惑


又闻蝉鸣

有时候想起自己现在的生活,彷佛就像是隐居。

每次在不同的陌生城市,与学员们打的火热,但不久后其实都是相忘于江湖。

白天热情万丈,晚上独自一人在酒店享受虚脱。

逐渐地,彷佛自己也开始不食人间烟火起来。就觉得世上上演的都是别人的故事。

知道自己行程的人很少。

知道自己心情的人很少。

知道自己电话的人很少。

但,分明地,我在别人精心准备的舞台上,演绎,彷佛这是最后一次表演。

珍惜人们每次轻微的点头,每丝善意的笑容,每瞬闪亮的目光!

用心用力,用情用神。

昨天傍晚在重庆缙云山顶,走了很久。

一路的蝉鸣,嘶哑,忘情,热烈,不顾一切。

忽然记起:蝉在地下独自寂寞十七年,就是为了一夏的鸣唱。

(此文写于2007年8月31日)

目录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Comments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
0
希望看到您的想法,请您发表评论x